市场分析:2020年人民币汇率周期规律疑遭逆转+外汇初学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  李钢

  2020年是不寻常的一年,疫情爆发与异常市场导致经济和金融动态脱离常态与预料,这主要体现在全球经济萎缩,个别发达经济体经济衰退后快速恢复,主要新兴市场国家危机严重并持久,但以我国为首的部分亚洲国家经济略显安稳;金融市场则表现为政策引导与执行急切而焦灼,贵金属避险获得青睐,大宗商品市场投机情绪焦躁,股票和债券市场头部优势显著,外汇市场同样升贬分化突出。从我国经济和金融视角来看,经济或为全球唯一正增长优势明显,金融市场开放程度进一步提高,为人民币资产全球化战略推进奠定基础。然而,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双刃剑”值得警惕,人民币升值逆转发力未必符合我国经济周期需求,尤其是对我国外贸企业转型抵御外需更加困顿,因为利润损耗不良突出。由此,观察总结和洞察2020年人民币逆转长周期规律的被迫性,这是我们预测人民币未来必须的警示与参考。

  全年政策对标被迫性突出。全球疫情爆发之初,无论是美欧为首的发达经济体,还是经济处于快速发展的主要新兴市场国家,基本共识为果断实施史无前例的宽松货币政策和扩张的财政政策。然而,我国经济环境现实状况令货币和财政比较谨慎。

  首先,我国供给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政策实施初见成效,而政策实施救急的反扑风险值得警惕,且高杠杆时期的不良影响尚未彻底根除,这势必导致货币和财政难以对标国外无限量释放宽松对应。据统计2020年我国人民币贷款增加19.63万亿元,同比多增2.82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34.86万亿元,比上年多9.19万亿元。货币增长较好似乎契合央行预判,但是否与经济增长匹配略有差异值得审慎思考。货币投放注重实体经济需求,但实际增长率不足依然是问题,2.3%的经济增长率比较世界是一种期待,但比较自我则是40多年经济最低水平。加之财政政策实施虽然精准对标救急、救命或新基建概念的新产业,但实际形成赤字已经成为事实。这与外部同步和差异的两面性凸显,全球财赤局面之间我国也难以避免,全球普遍宽松中我国独特一阁。

  其次,我国央行应对人民币升值政策调控略显被动。在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去年下半年,货币政策调控组合拳不断发力,包括“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下调为0”,“陆续主动将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模型中的“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以及“把金融机构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从1.25下调至1”。然而,这些政策出台时间较为滞后,且初期发挥的效果也差强人意。这种结果根源于货币政策导向与市场缺失对人民币市场调节能力不足,比较境外投机基金或价值资本难以抵御,加之我国确实应对异常经验和准备不足。未来我国提升货币市场化程度和逆周期调节的审慎性是值得重视的降低被迫随行就市之关键。

  全年技术周期被动性显著。2020年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升值6.26%,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升值6.62%,汇率波动弹性明显提升,但双边特性略显被动与调动特性。人民币行情自主性并不稳定,其与美元差异的被操纵嫌疑和异常明显。纵观全年贬值与升值明显阶段特色,我们发现期间被迫和被动因素是改变技术或趋势的重要警示。2020年美元贬值6.83%存在主观操作性与摆布刻意性,全年逻辑、技术、策略有备而来的局势与趋势运作发人深省,包括非美货币升值并非适宜各自基础,尤其英镑升值3.06%和欧元升值8.85%间存在货币合作与货币竞争的战略差异摆布。我国作为美国贸易竞争焦点,人民币较被动的技术逻辑被改变周期规律与趋势强制性操纵显而易见。因此,表面看似人民币升值顺理成章,实际技术操作娴熟高超令人深思与反省。

  具体而言,2020年上半年人民币贬值节奏稳健有序,且顺应自2018年以来长周期规律运行,我国基本面顺应波动指向。但随后海外疫情爆发,3月美联储连续降息,动用金融危机时紧急和巨额货币数量工具刺激美元贬值加剧加快。由此人民币在维持贬值近一个月后被动关联升值。尤其是7-9月人民币升值速度与节奏加快明显,集中突破关口水平,后续连连破位节奏对标美元更加急切而激进。此后伴随美元修复反弹行情,人民币并未形成关联必然的调整走势,且人民币对标时间被滞后,这或源于上半年前期,美元短时宽幅震荡布局铺垫乃主观设计有关,最终意在打乱人民币波动正常节奏,美元操纵可控性对人民币乘数效应凸显。最终10月之后,我国货币政策加强人民币调控,人民币与美元走势逐步回归合理有序状态。

  应对异常需提升主观能动。任何货币升贬影响好坏参半,而人民币单边升值的时机与条件值得重视和深思。从利弊对标角度看,其一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推进,其二不利于我国企业扩展国际市场。然而对于货币政策而言,市场预期引导和宏观战略布局较量则是主要表现与特色,人民币国际化需更贴合国情现实与企业实际需要,更不能背离经济增长主动力——外贸增长路径,错位或错失竞争优势和时机。当前我国贸易伙伴关系层级由美国为主拓展到欧洲、亚洲补充或重新调整态势,尤其是东盟为我国最大贸易伙伴对人民币“走出去”利好突出。相较于欧美“强势”,东盟或更愿意接受人民币作为结算和储备货币,并为政策便利或是未来货币提供机遇。但基于目前国际市场因疫情和经济搅动不确定性与短期投机因素占主,境外资本流动加剧人民币在岸和离岸市场的分化乃至异动,这对稳定人民币资产价值长期趋势具有很大挑战,甚至挑衅行为极其敏感或非理,并对人民币预期形成偏激性单边行情预测,进而对人民币投机的推波助澜已经相当严峻与危险。

  对企业而言,目前加强汇率管理是核心要求。预计2021年人民币升值和贬值依旧焦灼,企业应对操作不可掉以轻心。首先企业应提高汇率风险管理意识,对外币储备应多元化和多周期布外汇初学局。目前企业汇率管理能外汇初学力亟需提高,尤其面对美元贬值周期的非美货币对冲操作应与时俱进跟进学习与把握。其次,企业应尽快完善跨周期金融产品套利保值体系,银行外汇理财和汇率管理产品执行力应增加多样性,这对企业外汇管理具有便利或灵活应对的帮助。企业应加强与金融机构沟通联络,加强汇率即期和远期对标滚动监测与应对。此外,企业需周密计划产品生产和销售周期,匹配人民币趋势调节生产资料和订单安排,减轻企业正常运营的流动资金压力。

  综上所述,2020年人民币走势的被迫性、跟随性和强制性突出,但并非完全受制于人,尤其是第四季度人民币走势常态化逐步回归主要功力为我国宏观政策调控效力。反思人民币周期规律的异常性,美元为主依然难以摆脱,背后是美国雄厚的综合实力体现。目前美联储和美国财政政策的战略以及策略周密协调值得我国货币和财政决策高度重视。预计2021年全球疫情对经济恢复节奏影响尚且难以清晰预判,人民币行情依然充满不确定性,但外贸企业经营困境已然成为事实,企业和政府并举加强汇率管理是应对异常的关键。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